无知的 TonySeek

Yet Another Seeker

回顾即将结束的 2013 年

2013 年已走向尾声,还有一个小时不到新的一年就要来了。这一年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充满了不同的结束,也充满了不同的开始。

去年偷懒,最后也没写年终总结。2013 年的转折点更多,自己都觉得不记录下来太过分。所以还是流水帐,略记一笔。

年初寒假伊始,和某人在考完试又未回老家之前去了趟广州,总算是见了家长。说来我自己也挺坑爹,回去之前才让爸爸知道我已有女友,弄得爸爸还有点凌乱。某人淑女模式开启,爸爸当然很是喜欢,不仅开启了话痨模式,还小孩子一样带了我们回去看家里的兔子。见面之前某人紧张得不行,见面后总算放下了重石。可惜在家里待到一天不到,我们两人马上又按计划赴中山市。爸爸其实对此很遗憾。我每次回家都是匆匆而回,匆匆而去,很少有被挽留成功的。我也一直有着奇怪的矛盾心理,一方面觉得自己这样刚来便走很让家人难过,另一方面又实在不愿意在家里久居。

中山一行短短三天,去了一个叫小榄的干净小镇,和深圳的城市气质截然不同。但重要的不是去哪里,而是与谁携手同行吧。后离中山,各回各家,两地隔山隔水,只能电话往来,甚为难熬。实习三个月的分别也没有这般感受,可能是因为在一起时间愈发长了,举手投足都已深入脑海,所以才刻骨铭心吧。

在老家一个月除了亲戚串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写代码。本科四年即将结束,我也想在毕业设计的机会挑战一下自己,顺便平衡发展技能树,所以没有选择我比较熟悉的 Web 项目开发,而是转而基于 libuv 和 Lua VM 实现了一个 Application Server (类似 Python WSGI Server)。坑多,边跳边填地走了下去。

三月,与某人在广州相见,同回深圳。之后就开始了最闲的几个月。折腾了很多幺蛾子,睡了很多觉,看了很多电影,零零散散的时间做着毕业设计。

四月,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在小象网做了两个月 Web 开发,从此也终于是写过 Ruby 的人了,虽然写的很渣。同时也认识了很厉害的 Tech Leader,感觉相比之下自己在许多基础知识方面薄弱的要命。

六月七月毕业季,到了宿舍搬空那一天才意识到真的要离开了。那种莫名的失落感一下冲了上来,很难受。同学朋友各奔东西,他日再见也不同当年了。

毕业后就一路奔来北京,算正式成为北漂族一员了吧。刚来那天先到的厂里,看到熟悉的小二楼上只剩下两个人,不由得脑补了去年的小二楼盛况,对比之下更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转眼到如今,工作已有近半年,也从看什么都陌生进化到了现在闭着眼睛能找到哪个类放在哪个模块。短短数月,踩了许多坑,造了许多轮子,还终于如愿以偿维护了一个能见人的开源项目 Brownant

再次异地恋,吵了几次架之后反而愈发知心,哄妹纸的水平日渐提高。某人要准备考研,同时还要面临期末考试,压力很大,至今离会考也只剩下几天了。而这一切所为的,是明年的今天二人能同处一个城市,不再分隔两地。

曾经说过要为某人学会做双皮奶,如今该技能已得到。曾经说过工作了也要保持阅读,做的很不好。曾经说过要保持作息节奏,结局惨不忍睹。

工作上,对比去年实习,真实的工作给了我实习无法得到的经验、感悟以及忙碌,同时也在厂里目睹了很多遗憾的变故。我也开始学着去应对这个世界,应对如意的事情和不如意的事情。一个人经历越多就应该会坎坷越多,而我看到了几位历练比我要多好多年的老师仍在以正能量应对着,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参加他们喜欢的社区,组织他们喜欢的活动。所以我想我更没有理由因为丑陋的存在而不去喜欢这个世界本身。

2014 年来了,谁也不知道这将是怎样的一年,但这一年必是值得期待。这一年里,我还想修剪技能树打小怪兽升级,还想朝着让某人幸福的方向继续努力,还想多读几本书(是 移山 吧)。当然,也可能有新的坑在等着我跳。但只要是未知的,都还是值得期待的。

Diary

Comments